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從起點回到原點-2

中年人在我驚諤的表情下繼續說,你有錢嗎?你有兩百塊我就陪給你兩百塊,我很誠懇的說,我沒有那麼多,我確實也沒有那麼多,中年人說,沒錢那你看什麼看?窮光蛋!我承認在S城,我確實只是個窮光蛋,除了艾格我一無所有。我很難過,自己是窮光蛋的事實還是第一次被別人在光天化日之下給坦然的說出來畢竟是一件很尷尬的事情。我轉身走了,後來很久後我才在報紙上看到,那是個團夥詐騙,賠給行人的錢都是假鈔,已經被公安機關審之以法。那他們為什麼敢在如此繁華的地方進行詐騙呢?也許真的是越危險的地方越安全吧,畢竟他們還是沒有逃脫法律的制裁。S城我遇見了騙子。艾格下班回來後我沒有告訴他白天遇到的事,我想我得慢慢學會成長,學會自己面對這個多變的世界,學會一個人生活,畢竟我只是遇到了騙子。

    我住所的對面就是公園,公園不大,但可以容納各色各樣的人,我也去過公園很多次,因為艾格上班去了我真的不知道我要幹嘛,所以我只有逛公園,在艾格下班之前回去接他就可以了,那天我坐在公園假山後面的石級上面,一個學生模樣的女孩子過來問我要煙抽,我很生氣,我看起來像抽煙的女孩子嗎?我說。她說是的,我應該就是屬於抽煙的那類女孩子,因為我在她看起來很憂鬱。憂鬱的人一定就要抽煙嗎?我不懂S城是不是也眷養這麼冒失的人。我的社會責任感似乎一下就冒了出來,我說你幹嗎不好好上學呢?幹嗎要抽煙呢?幹嗎一定要把自己弄成社會不良分子呢?幹嗎……?她似乎對我的苦口婆心不屑一顧,面部表情是冷漠的,她說,別把她想的那麼偉大,她只是個做“雞”的,別以為自己聰明得不行了,不給煙抽也別教訓人啊?她的話無疑對我來說是個很承重的打擊,我不高尚,在S城我只是個窮光蛋,但我會淪落到跟一個“雞”說話的地步嗎?我的驚諤畢竟很短暫,畢竟在一個人的屋子裏呆久了就變得很麻木了,不知道為什麼,我覺得跟一個自己完全不同的人說話感覺很奇妙,可能就是人的好奇心作怪吧?後來我們就一直坐在那個假山後面的石級上說了很久很久的話,她讓我叫她阿苒,她說她也上過學,雖然學歷不高,但至少知道怎麼做人,她說她來這個城市已經兩年了,她說她以為她會在這個城市裏尋些東西,比方說愛情什麼的,但是那個阿苒沒有告訴我名字的男人拋棄了她,她為了報復那個男人,為了讓那個男人意識到他曾深愛的女人選擇這樣的路是他逼的,為了讓那個男人難過一輩子所以她做了“雞”,後來發現那個男人一點都不難過,阿苒想抽身卻已經來不及了,她很悲哀的說她現在卻不知道怎麼做人了,很多人瞧不起他,說她為了一個男人那樣子是不值得的。我其實也是這樣想的,感情走到了盡頭後只是失去了一個根本不愛你的人而已。我跟她聊天的時候我去給她買了一包煙,那假山後面就煙霧不停的嫋繞著,阿苒在飄渺的煙霧後面顯得很不真實。我想,阿苒的生命是脆弱的,後來阿苒也告訴我她的生命真的是脆弱的,她染上了愛滋病,她會慢慢的在病痛的折磨下死去,她說她花光了所有的錢治病也治不好。我只能沉默著,我不知道怎麼去安慰一個被愛情和現實傷害得體無完膚的人,我說我願意跟阿苒做朋友,也許是處於好奇也許不是,畢竟在S城除了艾格就是艾格留給我的一屋子的空氣,我沒有朋友,即便是跟“雞”做朋友我都很願意。阿苒很興奮,但後來她又說不可以,她說她的病傳染,我很生氣的對她說,我至少還懂得一點愛滋病的常識。阿苒見我生氣就再沒說什麼了。後來我都忘了去接艾格下班。回家後我看見艾格,艾格很生氣,我跟他解釋說我認識了一個朋友,但我沒敢說我認識了一個做“雞”的朋友。他說他下班後走出公司都沒看到我, 我說對不起,他說他只是習慣了跟我一起回家。我跟阿苒做了朋友後我就沒見過她了,我連她什麼都不知道,我唯一知道的是,她曾經是做“雞”的。我不是看不起阿苒,因為我知道的也確實只有那麼多。(也請你們別認為因為我說我有一個做“雞”的朋友我就了不起。)算算時間,我跟阿苒做了還不到三小時的朋友就失去她了。有時候得到與失去只是一瞬間。我老早就明白,在這個世界上別奢望會看到什麼永恆,永恆在這個世界上是不存在的,相信永恆的人是可憐的,至少如果我相信永恆我就會感到自己很可憐。

    我在S城一共呆了334天,我被騙過很多次,因為我求工作心切,我不想老是讓艾格養著我,讓艾格總是那麼累。找工作的時候被職業介紹所的人給騙了很多人民幣,當時職介所的人拿著大牌子在大街上說要幫我找工作,還說他們公司剛好缺人,我剛好學的就是他們需要的那個專業,說不定就應聘上了。我感動得眼淚鼻涕一塊兒都流出來了,我覺得世界上還是好人多,他們怎麼那麼善良呢?讓我交錢的時候我也有過懷疑,但他們說那些錢會退給我的,只是作為在工作期間不洩露公司秘密的保證金,我義無反顧的就交了人民幣。我覺得人民幣在這個時候比什麼時候都可親可愛,應聘完畢後我不停的對領導說謝謝,但我卻感覺我對他們說的謝謝他們覺得很可笑,難道S城的禮貌已經顯得多餘了?後來我才知道我給他們說謝謝真的顯得很可笑,他們把我騙進了他們公司又想方設法把我趕了出來。他們用同樣的方法也騙了很多人,他們對我們誇下海口說法律在他們眼裏是可笑的,他們有很多執法人員就開著職業介紹所,他們賺錢真的很辛苦,我同情他們。我沒有用法律武裝自己我只是灰溜溜的走了人所以我失業了。艾格說他知道我會被騙,他只是想讓我在S城用人民幣買個教訓,以後別那麼天真,別以為這個世界充滿愛,但這不能怪你,我愛你就是因為你善良!我無話可說,充其量我的做法也就叫弱智而已。畢竟做什麼都是需要勇氣的,就像我承認我在S城只是個窮光蛋,阿苒承認她是妓女一樣

    艾格每天上班之前都要交代我,讓我別到處逛,到最後我都變得有些神經質了,S城充滿險惡,我總是擔心我會被騙,別人跟我說話是不是有所企圖之類的,我的神經有種要崩潰的感覺,這樣子我感覺我活得很累,但卻無從改變,如果我離開S城了,就真的離開艾格了。我又開始回復到很早起床在艾格上班之前在門後跟艾格親吻,聽他在樓道的腳步聲,樓下開門又關門的聲音,恢復平靜後我則是繼續睡,有時候睡著了我會做噩夢,夢見自己不會說話了。真的,在一個人的屋子裏呆久了就真的不會說話了。後來我真的不知道在屋子裏幹嘛了,我就用手機把我每天生活的片段記錄下來給艾格看,我不在乎我是以什麼樣的姿態出現的,我不換衣服我穿著睡衣我蓬鬆著頭髮我赤著腳我對著攝像頭大哭大笑或者說我想艾格了我不知道我要幹嘛了我想回家了我要瘋了,艾格看了後想哭。艾格說,原來你不想要這樣的生活。我沉默。我開始找工作,我不在乎要找很高工資的工作,我只是想離艾格近一點,在S城無論我怎樣的努力都還只是個窮光蛋,我只是想我有事做,我不想在那個屋子裏呆得最後連話都不會說了。在S城裏我只是不想失去語言。我在我住所的下麵找了份工作,認識了小D我的新同事,我們每天都說很多話我感覺很欣慰,畢竟語言還屬於我。在我跟小D很熟悉了後,小D拿走了老闆的錢和我的手機,我丟失了手機裏的片段我丟失了關於S城我的一切。艾格對我說,你什麼時候才可以不那麼天真呢?不在那麼相信任何人呢?我想哭。有時候信任別人是錯的,S城又教會了我一點。我選擇回A城是在我一無所有連艾格也失去了的時候,艾格說我時刻讓他感到累,他時刻會擔心我被騙得一無所有。我很難過,我只是相信這個世界是美好的,這也有錯?我也許真的得好好想想,我得給他自由,我不想因為我的愛束縛了他的自由。畢竟我在S城呆了那麼久艾格也沒有對我說過我希望看到的未來,我們相戀已經三年了他也沒說過他會娶我,雖然他天天都叫我老婆。人的一輩子到底是多久?我們有多少個人生可以給另一個人?我們有多少時間去等待另一個人?回A城的那天,艾格送我去的車站,月臺上人很多,因為人多我就獨自一個人進了站我沒有讓艾格送我進去,我不想讓艾格看到我對他的不舍,我既然決絕的說了我要離開S城就要真的離開,何況艾格說我讓他感到累呢?我們沒有擁抱沒有親吻甚至連揮手都免了,火車開走的時候我沒有看到艾格的身影,車廂裏人們的汗臭和生命腐爛的氣息跟去年的一樣濃。剛剛下火車我就給艾格打電話說我到A城了,艾格說以後好好照顧自己,我說哦,就掛了電話。我失戀了,我回到了A城,我看見A城的天空像往常一樣透著憂傷。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