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戎馬征程戰三國 視死若生留今人——賞析朱然家族å

1984年,三國東吳大將朱然的墓葬在安徽省馬鞍山市被發現,轟動了考古界。朱然曾與潘璋活捉關羽,名震敵國。因抗蜀拒魏有功,累官至左大司馬右軍師。朱然去世後,“孫權素服舉哀”,予以厚葬。本文介紹的這兩件青瓷,就出自朱然家族墓,堪稱六朝青瓷精品。

■安徽合肥 馬起來

安徽馬鞍山市地處長江下游南岸,與六朝古都南京為鄰。近幾十年來,該地區先後發掘六朝墓葬近百座,出土大量各式各樣的青瓷器,其中不乏高規格墓葬的隨葬品。朱然墓就位於馬鞍山市南郊雨山鄉安民村一個微微隆起的小土崗上。朱然墓是目前已發掘的東吳墓葬中,墓主身份最高、墓葬規模大、時間最早的一座大墓,被列為上世紀80年代中國考古十大發現之一。

朱然墓中出土不少青瓷,其中有一件青瓷卣形壺,器型仿青銅卣造型,尤為精美(圖1)。壺高22.3、口長徑11.4、短徑10.3、足徑12.8釐米。圓唇,橢圓形口,直領稍內傾,窄平肩,橢圓腹,假圈足外撇,器底內凹。灰白胎,堅致。灰青釉泛黃,呈蟹殼青色,薄而勻淨,施滿釉。肩部四周對稱貼塑四個羊首,長徑方向的一對較大,上附泥條形耳;短徑方向的一對鋪首較小,緊貼在壺壁上。肩部壓印聯珠紋、菱形網格紋及鋸齒紋,每組紋飾以弦紋相隔;圈足兩道弦紋之間飾菱形網格紋。

卣屬盛酒器,流行於商和西周時期,曾用於祭祀盛放一種稱作“秬鬯”的祭祀用香酒。南方較少見,或許是因為江南銅料匱乏。孫吳時隨著青瓷製造工藝不斷發展,採用青瓷製品仿效稀有的青銅器,青瓷卣形壺應運而生。此件卣形壺釉色細膩勻潤,整體厚重穩實。紋飾佈局繁縟華美,肩部與上腹部印連珠紋,周圍對稱貼塑四個鋪首,靈活逼真。通體施蟹殼青釉,厚實均勻,撫之柔潤如絲緞,是難得一見的珍品。

在六朝青瓷中,這種造型的器物非常少見。此壺胎色灰白,瓷化程度較高。通體施青釉,發色純正均勻,應為浙江省上虞、紹興一帶生產的六朝青瓷精品。六朝青瓷是我國瓷器發展史上的第一個高峰期,而吳則是南方六朝中的第一個政權。此壺出土於朱然墓中,是早期六朝青瓷的斷代標準器物。同時作為東吳政權上層統治集團少數核心成員所使用的器物,表現出造型獨特、裝飾精美、燒造品質高、數量稀少等特點也是自然而然的。

青瓷圓雕羊(圖2),羊呈臥姿,四肢捲曲,身軀肥壯,形體健美。高21、長33.2釐米,羊頭上有一圓孔,羊身軀肥壯,四足捲曲作臥伏狀,昂首張口,豎耳。青灰色釉,釉薄處泛黃,釉厚處呈青綠色,光潤。頸部刻劃線紋,腹部飾寬菱形紋帶,尾部刻劃斜線紋。

浙江是我國青瓷的發源地,早在1800年前的東漢時期就已經能夠燒造成熟的青瓷,為此後三國、西晉、南北朝瓷業的空前發展奠定了堅實的基礎。而從東吳以後,青瓷又多以動物作為整體造型,大大改變了漢代及以前陶瓷大部分都是簡單的罐、碗、壺等造型單調的局面。這件青瓷羊便是其代表作品。同南京市博物館藏東吳甘露元年(265)的青瓷羊、南京博物院所藏西晉早期(265-280)的青瓷羊,無論在造型或是釉色上都十分相似,應為同一窯口的產品。

這件青瓷羊是東吳時期的典型器物,被著名陶瓷專家耿寶昌親切稱為“羊王”。器身通體施青色釉,勻淨無瑕,光潔晶瑩,頭頂部有一圓孔,可以安插蠟燭。自古以來,羊都是人們喜愛的一種動物,人類在漫長的生產實踐中與羊結下了深厚的感情,性情溫順的羊成為人們生活和平、安居樂業的象徵。羊也代表善良、美好。《說文》中記載:“羊,祥也。”古時,“羊”字與“祥”字相通。此羊體態豐滿,造型敦厚純樸,神情平靜安詳,融吉祥富貴、沉穩簡潔於一體,極富藝術觀賞性。品味這厚實凝重的富貴,於樸實中接納雍容大氣,平靜中感受祥和安康,此乃大吉祥也!

該青瓷羊出土的墓葬早年被盜,墓主失考。按其墓在朱然墓右前方且結構相同,出土文物風格一致,根據古代墓葬制度中的昭穆關係,所以此墓應該是朱然的子侄之輩。昭穆,古代宗法制度,就墳地葬位而言有左右次序。《周禮》說:“父曰昭,子曰穆。”左為昭,右為穆,即父輩的墳在左,子輩的墳在右。可見該墓葬仍為吳墓,青瓷羊應該是東吳晚期之物。此羊形體較大,雕塑水準高,是六朝時期非常罕見的作品,乃一件不可多得的斷代標準器。
返回列表